相关文章

聊城助听器验配师:外籍华人所捐助听器或有损儿童听力

验配师向记者展示助听器的调配及使用。

    近日,一条“寻找需要助听器的孩子”的微博被广泛转发。根据微博内容,澳大利亚著名华人慈善家魏基成计划在中国捐助10万只助听器,但困难在于寻找有需要的孩子,微博公布了魏基成的电子邮箱,求助者可直接写信跟他联系。     这样一条慈善微博自然很受网友推崇,然而,随着微博的大量转发,质疑声接连不断。一些网友指出,助听器的验配需要专业技术和专业人士的指导,怎能通过发邮件这么草率的方式联系?一些语言康复机构甚至指出,魏基成发放的是面临淘汰的廉价助听器,儿童使用后,听力不但得不到修复,还会受到更大的伤害。     事情真相是什么?

    记者发现,这条微博在16日被香港卫视执行台长杨锦麟转发,并引起网友广泛关注。

    微博内容是:微公益:寻找需要助听器的孩子。澳大利亚著名华人慈善家魏基成计划在中国捐助10万只助听器,但魏先生最大的困难在于寻找有需要的孩子。他希望有志愿者帮助将这批助听器派发出去,求助者也可直接给他写信联系。魏基成的电子邮箱是abc2222@abctissue.com。

    魏基成是澳大利亚ABC纸巾有限公司董事长,祖籍广东揭阳市,杰出华人企业家。

    杨锦麟转发该微博之后的48小时,约五万名网友转发该微博。多数网友对华人慈善家的公益行为表示赞赏并纷纷力顶,包括《金华晚报》在内的多家媒体对这一慈善行为进行了证实及报道。

    随着微博大量转发,不少质疑声纷纷传出。质疑者中不乏专业从医人员及语言康复机构人员,网友“罩得住他爸”(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耳鼻喉头颈外科主任医师,新浪微博官方认证)发微博评论说,以低端助听器每台2000元计,10万台价值两亿,且不说助听器验配还需要专业技术配合,不是发一个戴上就搞定的事。这样的慈善捐赠,让申请人直接发email给捐赠人,您觉得靠谱吗?我认为如果不是一个恶作剧,就是某公司为进行市场调查分析打的幌子。

    合肥锦雯言语康复中心更是发出“救救孩子”的微博,表示这关系到10万孩子的听力。该微博中配发有某种助听器照片,并称“10万只老人使用的助听器,儿童使用可能导致不可逆转的伤害”。

    19日晚,聊城晚报记者电话联系了这家康复中心的负责人沙沙。

    沙沙称,微博中所用的图片为魏基成回复邮件中的照片。沙沙指出,这种助听器非常廉价,连老人都不愿意使用,儿童使用后会对听力造成损害。

    事实上,记者在电话联系合肥这家康复机构之前已经给微博中提供的邮箱发送邮件。在该邮箱自动回复的邮件中提到,12月10日以后可以登录www.abctissue899.com网址填写表格申请助听器,邮件署名魏基成,日期为11月16日。该邮件附件中提到,魏基成已经收到12000封邮件,并对来信关心的问题作了简单回复。附件中强调,12月10日以后登录提供的网址填写表格,只要认真填写并真的需要就有机会获得助听器。表格会自动将填写者所在地加以划分并配送。附件中还转发了一封对“张老师”的回信,信中写道,今年9月至今,魏成基已送出3万只助听器,11月他又订购了10万只,目前已认捐6000只,数量还在不断上升。

    在该邮件中,记者并未见到合肥锦雯言语康复中心负责人提到的助听器图片,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助听器主要的捐助对象是儿童。

    助听器适合哪些人群,在验配使用时有无专业技术?网友的质疑是否有根据?对此,我市耳鼻喉医院的相关专家表示,助听器的验配都需要专门的仪器及专业人员调试。

    在我市一家专门从事进口助听器验配的机构,验配师介绍,助听器为辅助听力设施,凡是有听力障碍人士(听力低于25分贝)均可佩戴。“助听器的验配调试都是非常专业的,听力障碍人士需要在正规医院或者助听器验配机构对听力进行测量,将测试数据输入助听软件,助听器通过专业仪器与助听软件相连并根据测试数据在助听软件上进行调配。”该验配师说。

    记者获悉,进口助听器价格在980元至40000元不等,其中儿童使用的助听器要求比较高。据专家介绍,0-6岁听力障碍儿童为语言学习的关键期,让他们使用质量较好的助听器,有利于发音的学习和纠正.

    “一般儿童使用的助听器价格在2900-10000元,使用期限为8-10年,像沙沙提供的图片中这种助听器为国内生产的廉价助听器,进货价不足200元,而且只有扩音功能,不能根据声音来源的大小进行调整,更没有分频点供儿童辨别声音,一般只有家庭条件较差的老人使用,儿童使用这种助听器会有损听力。慈善人士做好事固然值得推崇,但在专业性强的公益活动中一定要有专业知识,否则会起到不好的效果。”该验配师说。(赵迪)